;
当前位置: 涿州博物馆 >
涿州物质文化遗产综述

涿州历史悠久,土地膏腴,商旅辐辏,久盛不衰。早在约六千年前就有人类在此繁衍、生息;历代均为郡、州、县之治所,已有2300多年的建城史。涿州文化底蕴丰厚,名胜古迹遍布城乡。有自新石器时期(仰韶文化)以来各时代的遗址、遗迹,有雄伟壮观的塔寺宫庙,有历代名人的故居故里,清帝乾隆曾赞曰:“日边冲要无双地,天下繁难第一州”。悠久的历史为涿州留下了一批宝贵的历史文化遗产。

涿州文物有以下特点:

时代早,跨度大,中间不断代。东仙坡镇青岗新石器时代仰韶文化遗址的发现,说明在6000年前已有人类在此生产生活;杜村新石器时代雪山一期文化遗址及高官庄商周遗址的发现,证实了在3000年前已有了定居的村落;西乡故城遗址是西汉中山靖王刘胜曾孙刘容之封地,近年考古调查与2005年的发掘中,战国饕餮纹、双鹿纹瓦当、布币、刀币及窑址、水井、房址等的出土与发现,展示了秦汉时期经济的富庶,文化的辉煌;歧沟关是唐末所设也是辽国的南界边防站;元、明、清三朝建都北京,涿州成为国都南大门,地重势尊。

数量多,密度大,分布有特点。涿州现有241处不可移动文物,其中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5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10处,平均每5平方公里一处文物保护单位。除此之外,地上遗迹、地下遗址、古墓葬分布密集,年代久远,中间不断代。近年来在城乡建设中发现的党校工地战国墓、开发区凌云厂工地东汉家族墓、北新集团工地汉唐墓群、上念头东汉墓、华阳桥工地元代壁画墓和大批重要文物的出土,无不证明涿州地下是个文物宝库。

种类全,门类广,涵盖多方面。《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第三条规定,可确立为文物保护单位的有:古文化遗址、古墓葬、古建筑、石窟寺、石刻、壁画、近代现代重要史迹和代表性建筑等。涿州具有除石窟寺之外的六大类文物。古遗址中有中国新石器文化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展现了母系氏族制繁荣至衰落时期的社会结构和文化成就的青岗遗址,它是涿州目前发现的最早的人类居住址;有西汉时期西乡侯国城址;有地势险要,历代兵家必争,唐末建关、晋王李存勖驻兵的歧沟关遗址;有战国为城邑,明加以砖砌、当地俗称“凹”字城的涿州古城墙。古墓葬类涿州除“省保”半壁店墓群、高官庄墓群、史邱庄古墓外,还有遍布城乡的已发掘或未发掘的卢植墓、窦禹钧墓、邓璋墓、张子良墓、田景贤墓、冯铨墓等墓葬或墓群;古建筑中不仅有国保单位――涿州双塔、永济桥、金门闸,还有学宫、胡良桥、三义宫、药王庙、永安寺塔、房树泰山宫、城内清真寺、松林店文殊寺、马坊兴隆寺、张飞庙、张飞古井、卢氏宗祠、郦道元故居、海禅林寺、西秧坊清真寺等地上文物;石刻经幢造像有歧沟经幢、永乐石塔、南定石刻等重要文物。

品位高,个性强,具有垄断性。建筑物是一个地区一个时代经济、文化的集中反映。先看“国保”:涿州双塔中高六层的云居寺塔一反佛教用奇数的惯例而采用偶数,“以偶称奇”,至今在佛学界和建筑界还是个迷;明建清修的涿州永济桥由乾隆皇帝为其赐名,以多达52孔的涵洞、627.65米的长度成为“中国第一长石拱桥”;金门闸,为清代皇帝高度重视,凝聚了河员的聪明才智,是永定河分洪减灾的大型水利设施,在历史上为保卫京师和永定河两岸的百姓发挥过重要作用,有“北方的都江堰”之称。再看“省保”:涿州清行宫,是京畿仅存的一处行宫。其主体建筑大殿梁架保留着原始彩绘,假山由云片石和太湖石叠砌而成,“三岭十峰”,错落有致,是北派皇家园林叠石的代表作。另有:《水经注》作者郦道元故居;卢植故里·卢氏宗祠;纪念刘关张桃园三结义的古建筑群——三义宫、刘备故里、张飞古井、张飞庙;蚩尤冢;“教五子,名俱扬”的窦禹钧及其后代窦吉祥墓;陈辉率领群众挖建的抗日地道、毛主席进京前驻涿纪念地等等。这些处处都有着“唯一”的个性,都具有无可替代的垄断性。

埋藏多,后劲足,填补空白项。经过普查,全市境内目前已发现的不可移动文物241处,其中古墓葬、古遗址类的地下文物达99处。说明历史上涿州的繁荣昌盛。如近年发现的开发区凌云厂东汉墓及出土的彩绘陶魂瓶、彩绘陶镜等均为一级文物,国内孤品,受到了我国考古界专家学者的极大关注和高度评价。上念头东汉古墓为东汉中期多室砖墓,形制特殊。墓室大,总长31米,墓室宽处13米,深4.2米;分室多,分为墓道、甬道、前室、中室、后室;规格较高,属于甲类古墓;此墓在历史上有四次被盗掘的痕迹,大批的珍贵文物已被盗走。2005年发掘清理出土了鎏金青铜案、盘、碗、耳杯、车马冥器饰件等18件,玉器1件,铜镜1面,铁镜2面,彩绘陶壶、陶羊尊4件,白衣陶壶、楼、耳杯、家禽等15件,计40余件文物;出土东汉五铢铜钱2500余枚。该墓出土文物的数量之多是令人震惊的,尤其是这批鎏金铜器饰件、玉器及彩绘陶器的出土,填补了我市文物藏品的空白。另据该墓格局、规制和出土文物的初步分析,墓主人应为东汉时期的太守或郡守,这种级别的古墓在涿州属首次发现。可见涿州悠久的历史、灿烂的文化造就了大批历史名人,留下了众多地上古建筑和地下遗迹。

涿州近年配合建设工程出土及征集的具有历史、科学、艺术价值的文物精品中,新石器时代的生产工具及陶器标本,说明涿州六千年前已有人类茹毛饮血,繁衍、生息;商周至战国各类器物、各种器形,再现了古涿州历史的发展进程;汉代文物,特别是开发区凌云厂东汉古墓出土的彩绘陶魂瓶,为汉墓彩绘陶器中极为罕见的珍贵文物,墓中彩绘带支架陶镜成为彩绘陶器中的孤品,它的发现,让我们重新认识了古代用镜的方法,解析了诸多学术问题;北新工业园汉唐墓群出土的文物,证明了涿州两汉、隋唐时期的富庶,汉唐文化的辉煌;辽金时期箭簇铁剑、军营铁锅,把我们带回了干戈迭起的边关战场;元、明、清瓷器展品,体现了南北文化交流的物质文化特色;各类石刻经幢、造像,反映了历史上各时期佛教文化的博大精深;北齐以来大量的包括卢氏家族的名人墓志铭,更充分地说明涿州从古至今英雄辈出,名人荟萃。

综上所述,涿州的物质文化遗产记录了涿州从新石器时期到新中国以来的发展进程。如今,许多见诸文献记载的古迹,已湮灭在岁月的流逝之中。保护历史文化遗产,就是保护民族文明,就是维系中华文化千年血脉,就是弘扬中华民族的伟大精神。历史文化和现代文化犹如一条大河,是源与流的关系,更是后浪推前浪的关系。相信,具有丰富历史文化资源的涿州会让这些凝聚着历史与文化的遗产,得到妥善的保护,发挥应有的作用,涿州的文化遗产保护事业必将迎来更加美好的明天。

(完)

 
友情链接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网站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文物局网站 故宫博物院 首都博物馆 上海博物馆 南京博物馆 山东博物馆 河南博物馆 国立故宫博物院
 
馆情介绍 | 陈列展览 | 文物赏析 | 文史随笔 | 学术研究 | 历史文化 | 涿州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