涿州故事
 
 
;
当前位置: 涿州博物馆 >涿州故事
涿州文博故事会(第十五期)——长篇小说《永定河畔金门闸》连载

(接上期)

四、新河台履职颁新令 方宝才失势心结生(3

第二天上午,永定河道南北厅河员及河兵把总们齐聚道台署衙议事堂,一一拜见新任河道主官,并禀报自己所管河务详情。

吕佩芬端坐堂中,开始行使总理永定河道之职。

永定河道台原为四品官,如今朝廷派来二品衔的河员,官阶之高,不怒自威,故议事堂内鸦雀无声。吕佩芬按官场惯例,说了几句希望所有河员“忠于职守、各司其职”的开场白后,旋即转入正题。

吕佩芬郑重言道:“各位同仁,河工事务,事关京城与两岸百姓安危,责任重大。非同撰就锦绣文章,引经据典,滔滔虚文,敷衍成篇。天下大事必作于细,古今事业必成于实。今后河工诸事,以实为据,以勤为本,不得巧言虚饰。各厅河员须亲率,巡逻堤岸,督办河务。凡擅离职守、河务懈怠者、虚报工程者,一经查实,严惩不贷;凡精于河务、勤廉能绩者,均向朝廷举荐,准其于河道升调,或于州县升迁。

吕佩芬的每句话,像实锤一样,重重地敲在每个人的心中,谁也不敢吭声。

吕佩芬又宣布了五条具体事项:一是此前各厅所报的勘估工费一律重新勘估,要精核细算,节无可节,须得七日内上报道台署衙,逾期者问责;二是翌日起巡视各厅河务,先由南岸厅固安县区段起,沿霸州、永清县向下游巡视,南岸厅同知随同;三是从地亩租银项下暂拨南岸厅五百两,由涿州河务州判李春来在金门闸河堤设立粥棚,为堤上灾民果腹,粥棚为期半月。同时带领河兵挖沟,半月之内须将南蔡北蔡两村洼地积水排浄,之后由所属州县领灾民下堤;四是今后署衙出行礼仪从简,河堤巡视,礼乐仪仗不再相随;五是待国丧期满,再请戏敬神庆安澜。最后,吕佩芬和颜悦色而道:“各位同仁,河务繁杂,全凭各位尽心尽力,拜托了。”说罢向所有官员深深一揖。

吕佩芬的一番话,恩威并重,赏罚分明,深得在场各厅河员钦佩。南岸厅同知方宝才心里更明白:这下金门闸重新勘估工费之事,非涿州河务州判李春来莫属了。

侄子吕青山被明确为署衙的长随,按雇工之例发给钱粮。

当日下午,张百熙等人回京。

方宝才回到南岸厅防汛公署,准备翌日随同吕佩芬巡河之事。晚饭后,方宝才在书房内闷坐,书办禀告,说赵把头求见。

赵把头在永定河沿岸是个颇有头脸的人,多年来南岸厅的工程均由其包揽,在工程中虚报名额、偷工减料已是家常便饭。方宝才从中得了不少的好处,也就经常出面为其担待:比如赵把头虚报土方,以后方宝才可以说汛期把土冲走了,这就死无对证;为让赵把头的工料在验收时过关,方宝才一个眼神,工算房的书办们就知道怎么办了。再说赵把头也把书办们打点好了,谁也不会多事;有时前任道台需要弄点银子花花,方宝才想个工程名目,让赵把头领人在河堤上干上几天。永定河道署衙通过南岸厅就把工程款付出去,然后通过赵把头再给转回来,这样银子就倒腾到手了。他二人交往甚密,赵把头进南岸厅跟进自己家似的。

赵把头是来探听消息的,想知道新来的河道主官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进屋后习惯地直接坐下。

方宝才歪了他一眼,说道:“以后上我这来,一是要少来,二是要讲点规矩。就你这个样儿,别人一看就知咱俩有事。”

“方大人沉不住气了不是?这年头谁还有心思管事了啊?趁乱能捞就捞,您不是打算攒点银子走动走动,再往上升升吗?”

“那也要看是什么时机。”

“怎么,新来的官那里行不通了?”

“实在不好对付。”

“什么样的人跟钱过不去呀?”

“新任河台原是二品衔诰授资政大夫,如今总理永定河道。虽说不是河员出身,但他筹建过铁路,那可是逢山开道、遇水搭桥的活儿,凭此资历对于工程可不是外行。今日一见果然厉害,日后若是再玩儿虚的,怕没那么好看了。

“那之前南岸厅欠我的工程款,怎么办呢?”

“以后本官从别的工程中慢慢地给你挤出来。”

“我手下人吃马喂的,都等着这银子花呢。”

“不至于吧?你每年从我南岸厅拿走多少银子?你心里没数吗?再说欠你的工程款是真的吗?”

“那不行,方大人你要不赶紧想办法还我帐,我就领人上你南岸厅天天吃饭来!”赵把头拉下脸来。

“你还别吓唬我。把我干躺下你也活不了!”方宝才毫不示弱。见赵把头有所发愣,就又给了他一句,“新任河台不但位高,而且来头大,是监国摄政王钦点的,不怕你就试试!”

赵把头愣住了,也被镇住了。

方宝才继而训斥:“让你干点事,弄得这么不利索。金门闸减水石坝勘估工费,你报的是宽约七十丈,虚报了十多丈,一下子就被他抓住把柄,弄得本官当场下不来台。”

赵把头听了不以为然:“这是多少年的老规矩了,再说这招儿也是您出的主意。”

“少啰嗦。眼下事事要收敛,免得事情发了,还得把以前的吐出来。新任河台查的紧,工算房梁书办那里我还要想办法稳住他,这些年所有拨咱们的款项都经过他手,别让他吐露出来。”

“这个不用您方大人费心,我派几个弟兄‘嘱咐嘱咐’他,他就不敢乱说了。”

“不许玩大了,梁书办天生胆小。”

书办进来禀报:度支房梁书办求见。

方宝才道:“叫他进来。”同时对赵把头说,“怎么样,梁书办果然沉不住气了。”赵把头欲退下,方宝才拦住他。

梁书办进来后先给方宝才打恭作揖:“给方大人请安。”又对赵把头一揖,口称“赵爷辛苦”。

方宝才说:“刚才本官嘱托赵老弟,说这些年梁书办没少给咱们办事,今后要多照看照看,你就来了。”

赵把头顺势答腔:“不错,方大人屡次嘱咐小弟,要多照看梁兄。”

梁书办一怔,旋即客气而言:“有劳赵爷了。”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嘛。”

方宝才一旁说道:“行了。你回去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吧。”

赵把头走后,梁书办向方宝才小声地说着一些事情。

 
友情链接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网站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文物局网站 故宫博物院 首都博物馆 上海博物馆 南京博物馆 山东博物馆 河南博物馆 国立故宫博物院
 
馆情介绍 | 陈列展览 | 文物赏析 | 文史随笔 | 学术研究 | 历史文化 | 涿州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