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涿州博物馆 >
涿州文博故事会(第十三期)——长篇小说《永定河畔金门闸》连载

(接上期)

四、新河台履职颁新令 方宝才失势心结生(1

次日上午,新任总理直隶永定河道吕佩芬抵达固安县城内永定河道署衙。

对于永定河的治理,大清康熙三十七年(1698)始设永定河南岸分司和北岸分司管理河道,并将南北堤岸分为八个汛段,每个汛段再分工段,按州县属地分段管理,之后隶属和建制多有变动。雍正四年(1726),始设永定河道台衙门,负责永定河的管理,隶属于直隶河道总督之下;永定河道与山东运河道、江苏淮徐河道、淮杨河道是清朝四个专管河道的道台衙门。

后各河道均归各省督抚兼理,因永定河事关京城安危,直隶省仍设道台衙门专管治河。但事关永定河道员人选,朝廷通常委派重臣出任,并知会直隶总督;永定河道员责任重大,河务繁杂,稍有失责,就遭题参。仅雍正至嘉庆十五年(1810)的80余年间,就有46人次曾任永定河道员,但任期大多在一两年左右。

永定河道署衙以下设厅,按区段管理河道,分石景山厅、北岸厅、南岸厅和三角淀厅。各厅单设公署办理河务,公署驻地一般离河堤较近。如永定河南岸厅也在固安,与道台署衙同城办公。

各厅均设同知一名,属员由府、州、县的佐贰官出任,负责具体的河工修防事务。如南岸厅属员设霸州州同1人,涿州州判1人,宛平、良乡、固安各设县丞1人;遇伏秋大汛,各厅官员要上堤,在防汛公署值守,指挥抢险护堤;道台署衙辖有河营,设都司1人、南北岸守备各1人,还下辖千总、把总、外委等武职,负责统领河兵守汛抢险等河务。

永定河道署衙的主官只设道台一名,一般为正四品,不设佐贰官,署衙内办事人员均为书办。道台总理永定河道,主要负责核准岁修工程,请领拨发河工用银,督理各厅工程等河务,并节制沿河州县。

吕佩芬赴任时,前任道台已离任两月之久,期间永定河道署衙主官一直空缺,河务暂由南岸厅同知方宝才代理。

所谓交接,实际就是接过这个摊子,听由道台署衙各房书办据册禀报:吏房报各厅河员及书办名录,度支房报工程财务收支,工案房报河工项目底册,工算房报工程勘估预算,库房报河工物料保管,礼房报道台署衙仪仗及河神祭祀等事务。因道台署衙与南岸厅拨款往来颇多,而且署衙还欠南岸厅不少的工程款,故南岸厅同知方宝才被叫来参与交接。

库房的交接,千头万绪,且繁琐至极。侄子吕青山派上了用场,所有杂项他逐项盘查,逐项记录,终于将库房物料核对清楚。

通过交接,可以看出有几件“事”不那么简单:一是欠南岸厅五千两河银的工程款,欠条由工算房出具,其上赫然盖着道台署衙的大印,且债主手里也同样持有一份欠条;二是各厅报请河银的工程项目颇多,最少的也在五万两以上;三是道台署衙设有河银私库,虽然大部分用于膳食房和河神祭祀等支出,但也是一本烂账。现库存各厅上解的堤旁地亩租银竟达六千两,却没有偿还南岸厅的工程欠款。

吕青山把交接情况向吕佩芬禀报,问这样的烂账还接不接?

吕佩芬想把烂账查清楚后再接过来。度支部官员不置可否,吏部郎中张百熙叹道:“朝廷内外,贪腐成风,上行下效,已成积弊。”

度支部的官员说话了:“还望呂大人另树新风,但偿还前任欠款也为分内之事。”

吕佩芬心想:自己初来乍到,有些事情日后再慢慢理会。眼下前任有什么就接什么,自己另起新账就是。于是当场签字画押,正式接任。

之后,吕佩芬命吏房书办通知南北两厅,明早来道台署衙议事,石景山厅、三角淀厅较远,则不必通知。

晚饭后,吕佩芬等三人在道台署衙内巡看了一遍。

道台署衙在固安城南关,座北朝南,门前临街,大门为三间穿堂,过穿堂可见影壁。其后为第一进院,北房为五间大房,为永定河道署衙处理河务的正堂,并有东西配房,是各房书办的办公之所;第二进院,五间北房为二堂,为议事堂。也有东西配房,是吏房和度支房等部门的办公场所;第三进院,有花厅、楼阁、假山、鱼池,可供道台大人在此办公和歇息;再后是内宅,为家眷居住之所,并有花园亭榭,建有假山、鱼池;除中路建筑外,两侧各有跨院,东跨院是膳食房,设有雅间;西跨院为库房及守卫住房。

看到此,张百熙打趣道:“如此佳境,日后吕大人若是叫来名伶在此吟唱几曲,可是风月无边了。”众人哈哈大笑。

吕佩芬言道:“想不到永定河道署衙如此奢华。河员应勤于巡查河堤,实干而不图安逸。此处倒宜花前月下吟诗作对,应是耗用了不少的河银。”说罢,他请二人到议事堂喝茶,议论今后的治河方略。

在议事堂,吕青山进来禀报:“南岸厅同知方宝才求见。”

(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网站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文物局网站 故宫博物院 首都博物馆 上海博物馆 南京博物馆 山东博物馆 河南博物馆 国立故宫博物院
 
馆情介绍 | 陈列展览 | 文物赏析 | 文史随笔 | 学术研究 | 历史文化 | 涿州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