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涿州博物馆 >
涿州文博故事会(第十二期)——长篇小说《永定河畔金门闸》连载

接上期

众乡亲激愤堵闸口 吕佩芬巡河化危机2

吕青山向众人喝道:“这位是诰授资政大夫、前翰林院侍读、二品衔新任总理直隶永定河道吕佩芬吕大人。这几位也是朝廷命官,是送吕大人赴任的。”说罢,亮出了盖有军机处大印的关防。李春来立即行礼:“卑职涿州河务州判李春来给河台吕大人和各位大人请安。”村民们也跪了下去:“吕大人要给我们作主啊!”

“众位请起。”吕佩芬说道,“今日本官赴任直隶永定河道,从卢沟桥顺堤而行,为的是查看河道,熟悉河务,不负河台职责,保定永定河安澜永固。刚才各位所言,本官均已知晓,乡亲们愤然堵闸,看来事出有因……”“这么说,吕大人让小民堵闸?”“金门闸如何处置,权在直隶永定河道,大清子民就应奉公守法,不可恣意妄为。“那我们老百姓受灾您管不管?”“当然要管,责无旁贷!本官到任后必问详情,筹划良策,稳妥处之。但两相其害取其轻,危机之时,仍要以京师为重。”

“我们百姓也知道以京师为重,但减水石坝减水应该当减就减,不当减就不减,能不淹我们就别淹我们!”柳涛嫂憋不住,壮着胆子说话了。众人也纷纷哀求道:“是啊,能不淹我们就别淹我们!吕大人,您可要给百姓们作主啊……”

吕佩芬郑重而言:“金门闸是永定河京南泄水第一要路,吕某身为朝廷命官,京师与永定河两岸百姓安危全系一身,必当鞠躬尽瘁,全心为民,请众位乡亲拭目以待!”说罢向众人深深一揖。李春来趁机对众人说:“乡亲们散了吧。”王雄等也劝着。柳涛等众人渐渐散去。李春来过来给吕佩芬重新行礼:“卑职多谢吕大人。”“罢了。本官问你,适才村民所说是否为实情?”“确为实情。卑职深知村民常遭水灾之害,故常怀恻隐之心,但无力为之。”“村民所问金门闸修复之事,你为何不知其情?”李春来回道:“卑职身为涿州河务州判,为南岸厅所辖,但只管涿州堤防工伕事务,金门闸勘估已由南岸厅同知方大人办结。”“工费几何?”“卑职不详。”“原来如此。”

吕佩芬这才看了一下金门闸,它让吕佩芬等人惊叹不已:这个“闸”实际是个减水石坝,汛期永定河的洪水大溜从河道南下,漫溢之水则自动从西侧的坝上溢出,达到分减洪水的作用。它的坝口看上去有五六十丈宽,坝口以西有一条减河,可以想象行洪之时,几乎有一半的洪水从减河泄出,怪不得石坝以西的灾情如此之重。再看它的坝顶,坝顶约有二尺来宽,像一条门槛躺在坝身之上。坝顶两侧建有石坦坡,内坡淤埋在河沙中,外坡坦露,但部分石块被冲塌。

吕佩芬等人看罢不禁惊叹:“金门闸真是了得!”李春来禀告说:“金门闸减水石坝宽五十六丈、内外石坦坡长宽各为四十丈。早先卢沟桥至双营的河道,两岸修有减水坝十多座,以分泄洪水、保固堤防。后因河床淤高,减水坝相继堵塞湮没,如今只有金门闸一处了。”众人牵马从坝顶上小心地走过,上了南端河堤之后,又见河堤坝台上建有碑亭,立有乾隆朝以来的历代碑刻。吕佩芬近前观看,碑文大多记载着永定河治理及金门闸历代大修的过程……吕佩芬问李春来:“这一段河堤上有多少灾民?”“回吕大人的话,尚有一百多人,多是附近南蔡、北蔡和韩营村的灾民,因村中洼处水未退净,故在堤上栖身。”吕佩芬又问:“眼下正值河道修补清理之际,你等如何督理河务?”“卑职带领河兵堆置‘土牛’,以备来年堵口之用。”“何为‘土牛’?”“就是在河备好抢险用的土堆,其形像牛,俗称土牛吕佩芬频频点头,他吩咐道:“请州判李大人随本官向南巡视。”说罢,催马前行。


涿州长安城村边的永定河大堤

在行进中,吕佩芬问:“闻听金门闸以南至长安城的涿州堤防险工频出,何以至此?”“回大人的话,永定河由卢沟桥南下七十里,至金门闸处,河道变窄,由闸以南逐渐向东南弯转,至长安城始向东流。遇伏秋大汛,河水冲刷右岸,故有金门闸、韩营、南北蔡、长安城四处险工。”吕佩芬又问:“你等平时怎样督理河道?”“按‘三汛四防二守’之法督理。”“何为‘三汛四防二守’?”三汛即凌汛、麦汛和伏汛。春暖花开,冰河解冻,冰块顺流直下,撞击堤岸,此时要护堤破,是为凌汛;夏季和秋季多有暴雨,河水突涨,最易溃堤,要严防死守。此为麦汛伏汛;四防即昼防、夜防、风防、雨防;二守”有官守,时河道各厅官员要在大堤各段防汛公署昼夜值守;若遇大汛危机之时,还要增派州县民伕上堤,是为民守“原来如此。”“吕大人,前面是南蔡北蔡险工堤段,涿州河务州判署就在两村之间的河堤下。”“涿州河务州判署管辖哪里的汛段?”“涿州河务州判署在永定河驻防,辖管金门闸至长安城河堤共二十里。此外,州境内还设城北永济桥汛、拒马河南支汛,并分防州南三家店汛、松林店汛、东路辛庄汛,还有良乡县窦店汛和琉璃河汛。”“涿州河务繁巨啊。”

众人又南行七八里后,李春来禀告:“吕大人,前面堤下村庄即为长安城,村内有防汛公署,为汛期永定河道署衙现场督理河务之行署。堤下还有龙王庙,每年秋后都要唱安澜戏、敬河神。敬神时,道台署衙和各防汛公署均要上香叩拜,以求来年河水安澜,风调雨顺。卑职为南岸厅属员,虽分管涿州堤防工伕,但因河务繁杂,有时也驻长安城防汛公署。”“领教了。看来李大人忠于职守,精于河务。”“事关州县百姓安危,卑职不敢懈怠。”“此处距固安县还有多远?”“还有三十里之距。天色已晚,众位大人不如在长安城防汛公署暂歇,明早再赴固安。”州判李春来勒住马缰。“好,今晚就在这里安歇,也好向李大人继续请教河务。”李春来引吕佩芬等人下了河堤,向西而行,进了长安城村内的防汛公署。

 
友情链接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网站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文物局网站 故宫博物院 首都博物馆 上海博物馆 南京博物馆 山东博物馆 河南博物馆 国立故宫博物院
 
馆情介绍 | 陈列展览 | 文物赏析 | 文史随笔 | 学术研究 | 历史文化 | 涿州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