涿州故事
 
 
;
当前位置: 涿州博物馆 >涿州故事
涿州文博故事会(第九期)——长篇小说《永定河畔金门闸》连载

(接上期)

摄政王治河钦点将 吕佩芬受命任河台1

这场水灾的范围太大了,一是永定河下游固安、霸州等县均受水灾。二是涿州小清河由于分泄永定河的洪水,再加北拒马河、胡良河以及南拒马河的汇入,众流横溢,导致沿岸涿州、新城县、雄县的大部分农田被淹,几十万灾民流离失所,饿殍遍地。

灾后,直隶总督杨士骧巡视永定河,认为永定河成灾是由下口高仰、宣泄不畅所致。他向朝廷上疏,得拨河银四十六万两,对永定河固安县以下河道进行了大规模的挑浚和疏通。因金门闸未曾水毁,故减水石坝依旧。

直隶总督杨士骧治理完下游河道后,永定河道的道台离任了。永定河道署衙负责永定河全河治理,下辖的各厅按区段管理河道。群龙无首的各厅各自为政,一时河务荒疏。金门闸属南岸厅管理,南岸厅只是派人勘查了一次,说是要大修金门闸,但后来却音信皆无。

对于众多灾民,直隶省免去了灾民当年的地租赋税;各县乡绅商号发起赈灾,建立了粥棚,缓解了一时的饥饿。但救急救不了穷,灾民们仍在生死线上苦苦挣扎。

金门闸堤段的丁字坝

进入十月,天气转凉,大部分灾民回到村内,把倒塌的房屋重新支起来,凑合住进去。但南蔡、北蔡两村低洼处仍有积水,有一百多人不得不住在金门闸以南的河堤上,柳涛就是其中的一家。

这两个月来,王雄带河兵们既要在永定河上干活,还要抽空帮助村民们支起房屋。他帮助柳枝家把木料从水中捞出来,把砖头捡起来,为的是水退后好重建房屋。

人们从水中捞出的粮食本来就不多,每天和着野菜、树叶、瓜藤,喝着稀粥,勉强着度日。王雄曾悄悄地接济过柳枝家一点粮食,后来被柳涛知道,柳枝就不敢再让他接济了。

一天,有村中的里长在河堤上巡逻,里长等人一边走一边喊:“帝后宾天,国丧期间,不许饮酒,不得挂红!”

人们一问,才知光绪皇帝死了,紧接着西太后也归天了,现由皇上的三岁小侄子登基,明年改元宣统。

大清王朝的国运真是雪上加霜,十月二十一日光绪帝驾崩,二十二日慈禧太后追随而去。两日内帝后接连龙驭上宾,举国震惊。

河堤上的人们慌了,西太后和皇上都没了,三岁孩子能管什么事,这下老百姓的日子就更难过了,还有什么活路啊?

北京城内,一派萧条。

国丧期间,天气阴沉,白天可见大小臣工身着青灰色常服,夜晚街道两旁悬挂白色灯笼,更显得满街清凉肃穆。

夜幕中,吕青山领一顶青灰色四人软轿,经过烟袋斜街南端的银锭桥,等到了离醇亲王载沣府邸百十来步的时候,轿中之人轻轻地下轿,此人正是诰授资政大夫兼翰林院侍读吕佩芬。

吕佩芬在吕青山陪同下向王府大门走去。他想:国丧二十七天,今日才过五日,自己身在文渊阁,每天陷于书海典籍之中,王爷有何等紧急公务要召见呢?他边走边想,等到了门前也没揣摩出个分晓。

王府的大门为五开间门殿,守卫也比原先增了许多,不时有一两位朝臣从门殿内走出,上轿而去。吕青山上前呈上名帖,报道:“诰授资政大夫兼翰林院侍读吕佩芬,奉王爷之命前来候见。

门上守军头领立即答道:“王爷已有旨意,吕大人请!”

吕青山回身把吕佩芬送至王府门殿前,自己退回等候。

醇亲王府的正殿即银安殿,此殿又连接着东西各为五间的翼楼。银安殿后,又有院落,为王爷的内府。

醇亲王载沣是光绪皇帝的弟弟,光绪皇帝驾崩后,二十六岁的弟弟爱新觉罗·载沣被任命为监国摄政王,他的三岁儿子溥仪继位,即宣统皇帝。由于皇帝幼小,大清王朝所有军国政事及黜陟赏罚,均由监国摄政王裁定,从此王府门前冠盖如云。载沣日理万机,可谓君临天下,位高权重。
吕佩芬站在银安殿外等候。不多时,一个小太监到近前说:“王爷有旨,吕大人请。”吕佩芬走进银安殿,再拐入东翼楼,见监国摄政王载沣正在内门处等候,就忙道:“臣吕佩芬叩见王爷。”说罢即行叩拜之礼。

载沣热情言道:“吕大人,请坐。”

(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网站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文物局网站 故宫博物院 首都博物馆 上海博物馆 南京博物馆 山东博物馆 河南博物馆 国立故宫博物院
 
馆情介绍 | 陈列展览 | 文物赏析 | 文史随笔 | 学术研究 | 历史文化 | 涿州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