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涿州博物馆 >
涿州文博故事会(第八期)——长篇小说(永定河畔金门闸)连载

永定河畔金门闸

永定河漫溢水无定 金门闸泄洪淹涿州2

金门闸位于良乡县界河堤的最南端,紧挨着涿州堤段,在永定河的右岸顺堤而建。闸口以西有一道减河,西通涿州的小清河。

这个“闸”实际是个减水石坝,起着分减洪水的作用。坝口宽约五十多丈,坝顶基石高为二尺,像一条门槛躺在坝身之上。当水量小时,河水仍在河道中向南奔流。一旦洪水涌来,超出石坝的水量可自动从坝顶溢出流入减河,再顺减河向西汇入五里处的小清河,再从小清河向南下泄。

减水石坝北端河堤下有一小院落,即金门闸防汛工所。石坝南端坝台之上建有碑亭,内有自乾隆年以来历朝修坝之碑记。减水石坝旱季几乎不过水,南来北往的行人可从石坝基石外侧通行;汛期石坝分泄的洪水如万马奔腾,行旅暂被阻断。

这几天暴雨,减水石坝始终在分泄着河水,金门闸守卫王雄带领河兵不时淌过石坝,来回巡视着河堤。

王雄在石坝南端河堤外坡,发现有一处渗水,这是管涌的征兆。如不在河道内将其堵上,管涌逐渐冲大,将发生溃堤,临近河堤的涿州南蔡、北蔡还有良乡县的韩营等几个村子将首先被淹。

暴雨中,王雄带河兵们把青草捆成一团,一个河兵下水探查,摸到管涌位置后,把草团堵在洞口,然后堵上河泥,彻底把洞封住。忙乱中,大家谁也没有注意到永定河水暴涨,减水石坝的水量逐渐加大。

小河兵的喊声越来越近了:“水来啦!水来啦!”不大一会儿,洪峰也冲到了金门闸。

浑浊的永定河水以滔天的气势拍打着两侧的河堤,怒号着向南冲去。与此同时,几乎有一半的洪水从金门闸减水石坝向西分泄,坝下减河立即波浪翻滚。

减水石坝(借图)

王雄见到上游卢沟桥报来水汛,马上命一个河兵接着向下游的涿州河务州判署和长安城防汛公署报汛。

涿州河务州判署在金门闸以南五里永定河右岸河堤下,位于涿州南蔡、北蔡两村之间,是涿州防汛官员办公之地,一名州判驻此负责涿州区段的河务。

长安城防汛公署在长安城村内,位于金门闸以南二十里的右岸河堤下。永定河从卢沟桥南下进入涿州境内,从长安城这里向东南折弯流向固安县,再从固安县城北向东,继而又流经霸州、永清等县。因金门闸以南至长安城的河堤经常发生决口,所以管理永定河的署衙设在固安县城内,并在长安城的村北设立了防汛公署,为的是汛期永定河道署衙移此办公,亲临现场指挥抗洪。

这名河兵跑去报汛之后,王雄见已无法再回到减水石坝北端的防汛工所,就在南坝台碑亭内避雨。

连日暴雨,小清河全河也是漫溢,受河水顶托,减河的洪水下泄缓慢,此时永定河洪水仍无情地翻过减水石坝。两下叠加,减河撑不住了,河岸决口,洪水冲进北蔡村,霎时村内哭喊声响起。

村边的农户们抱着孩子和粮食,拼命地逃上河堤,人群中有一位王雄熟悉的姑娘柳枝。

柳枝家在河堤下有五亩瓜地,瓜果下来时,柳枝经常在碑亭旁边摆摊卖瓜,王雄也常光顾柳枝的瓜摊,但他嘱咐河兵们不许欺负人家姑娘,更不许黑夜到地里偷瓜。遇有路人调戏柳枝,王雄见了铁拳一挥,连唬带劝,也就化险为夷了。

王雄接过柳枝肩上的粮食,放在了碑亭内,柳枝转身又要跑下河堤,王雄想拦住她,柳枝急得直喊:“我爹还没出来呢!”王雄跟着柳枝又趟水跑回村里。

柳枝的老爹摔倒在水里,王雄背起他,拼命地跑上河堤。

王雄稍一愣神,问柳枝:“你哥他们呢?”

“我哥他们堵决口呢!”

王雄见永定河河堤暂时无患,就对河兵们大喊:“弟兄们,你们五个跟我到北蔡堵口子,其他的人原地守护河堤!”喊罢,率先冲了出去。

柳枝的哥哥柳涛和媳妇,还有不少的村民,正在村边艰难地堵着决口,但水流太急,拿什么堵都被冲走。

王雄见了,决定用“挂柳”之法堵口,他让河兵们将永定河大堤上备存的整棵柳树扔下减河,自己跟着跳下,一手拉着柳树,一手划水,在波涛中向决口处游去。等快到决口处,王雄奋力划水,导引着柳树靠向决口,借着洪水的冲力,他把整棵柳树稳稳地横在了决口处——这就是永定河河工最难掌握的技术“挂柳”,既需要有力气、懂水性,更要有胆量。

有柳树挡水,水势变缓,村民们趁机往决口处扔石块、柴草,再堆泥土。待决口堵住了,村子也被水淹得差不多了。

村里传来“救人啦”的哭喊声,紧接着又听到房屋倒塌的声音。王雄和柳涛等村民们又向村中游去,用门板、木头将乡亲们一一救出,扶上了河堤。

不远处的南蔡,村中也进了水,村民们也逃到了河堤上。

永定河涿州段(秋季)

河堤上,人们东面是永定河汹涌的洪水,西面是被减河冲毁的房屋,人们哭着、喊着:“金门闸一泄水就淹我们!完了,全完了……”

哥哥柳涛和媳妇在堤上人群中寻找老爹和妹妹,见他们和王雄都在碑亭处,稍微放下心来。

柳枝向哥哥和嫂子说:“多亏了王大哥把咱爹背出村来,真的要好好谢谢王大哥。”

“谢什么谢?他金门闸为了保北京往小清河泄水,年年受淹的都是我们涿州的百姓。不跟他算账就便宜他们了!”柳涛气势汹汹地嚷着,柳涛嫂倒没说什么。

有村民跟着嚷道:“守着金门闸倒了八辈子的霉了,挨淹的总是我们,就应给它堵上……”

河堤上的村民也纷纷地嚷:“对!堵上!”

王雄与河兵们听了,谁也不敢作声。

滔滔的永定河洪水源源不断地通过金门闸减水石坝向西分泄,涿州小清河也发生了溃堤,一个个村庄被淹没在洪水之中……

(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网站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文物局网站 故宫博物院 首都博物馆 上海博物馆 南京博物馆 山东博物馆 河南博物馆 国立故宫博物院
 
馆情介绍 | 陈列展览 | 文物赏析 | 文史随笔 | 学术研究 | 历史文化 | 涿州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