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涿州博物馆 >
涿州元代壁画墓传奇——第五期

李仪刚一辞世,李家的丧事立即操办。李秉彝早就对父亲的后事定了章法:一是为了李仪一世清名,同时也遵循父亲遗愿,丧事俭办,奠仪一概不收;二是停柩三日,不停公祠,李家在正屋设灵堂;三是不扎纸人彩衣和金屋车马。

五月十五日当天下午,李仪入殓,躺入一副薄板木棺中。木棺尺寸小于墓室中砖砌棺材,为的是下葬时将木棺置于砖棺之内。

一切停当之后,李秉彝身着孝衣,手捧丧贴,带着李复初等晚辈,跪在县衙门外讣报。县衙出来人接了丧贴之后,李秉彝又去学宫,向教谕林翰生讣报;李复初同时去城南当陌村,给亲戚们磕头送信。

第二天上午,县学和社学的教师们,亲戚和街坊们,还有东关村的乡亲们,陆续前来李家吊孝。李秉彝率家人跪迎叩拜。尽管李家言明不收奠仪,但送来的挽幛还是挂满了院子。各个挽幛上贴的白纸分别写着悼词:政声清明、勤政爱民、圣贤风范、纤尘不染。

临近中午,范阳县衙门才来人吊孝,但只派来个小吏,也未祭拜,只是说了句常见的套话“节哀顺变”,就离开了李家。

按照习俗,李秉彝等人下午去墓地为父亲清扫寿堂。李秉彝先在墓前摆上供品,焚香叩拜后再进入墓室。众人先在墓内穹窿顶正中悬挂一面铜镜,镜面朝下,意在镇宅辟邪。

东南壁孝义故事图壁画

在东壁壁画屏风的屏心处,李秉彝亲笔撰写父亲生平,开头写道:“时大元国涿州范阳人李氏字淑敬敕受承德郎大都路府判寿已致仕……”在生平文字中,还写上了母亲姓氏和李家四子两女之名,落款处是“长男秉彝造此寿堂”,时间是“至顺二年五月十五日造”。

在西壁壁画屏风的屏心处,原为预留恭录官府悼念题记,但范阳县衙没有悼文,幸有自家院内挽幛的悼词对父亲一生给予盖棺论定。

李秉彝想到此,决定自己对父亲一生给予评价。他直接写道:“李秉彝述父积行志……”他用客观的语言评价了父亲的为官之德,用自己亲身感触写出了父亲的为人之品,即“常怀济众之心,爱成人之美”。为了父亲的寿堂日后免遭毁坏,李秉彝又写上了嘱托之言:“后人若或偶然见此寿堂,祝死所毁,既不所毁,感有吉应……”落款处是“李秉彝谨书”。

众人把墓内墓外清扫完毕,又把出殡所经道路稍作修整,然后回到李家。

晚上,李家举行了祭灵仪式,祭灵顺序是先朋友,后亲戚,最后是家人。而家人则是先从孙辈开始祭灵,儿女辈也是从做小的开始,最后是长子李秉彝祭灵。

李秉彝刚磕完孝子头,老舅和王化云就将他搀起。随即老舅站在李仪灵柩前,朝众人作揖,大声地说道:“众位亲友,我有句话说!” 众人一听,顿时安静下来。

老舅郑重地说:“今日李家之事,全凭众位亲友帮忙。我姐丈为官一世,他死时能得到众位亲友给个好名声,他这辈子的官就没白做,值了!还有我这个外甥李秉彝,是个久守床前的孝子,他对待老人是老有所养,终其天年。是老天被我姐丈的清名、外甥的孝道所感动,向墓中刮起了热风,才顺利画了墓中壁画,建成了万年寿堂。这是从来没有遇到过的奇事啊!今天,一定要在墓碑上刻上李秉彝敬拜天地之事,让后人知道,尽忠行孝必有好报。你们说,刻不刻啊?”

大家一听,立刻纷纷高喊:“刻上!刻上!”

李秉彝又率李家儿孙们向众位亲友们叩拜。

该封棺了,按照规矩,工匠们掀开棺板,让李家儿孙最后再看李仪一眼。李秉彝长时间地看着父亲,他把父亲最后的面容深深地印在心里之后,说:“封吧。”于是工匠们钉钉子封棺,从此与父亲阴阳两隔。

封棺之后,已近子时,李秉彝带着被褥去了墓地,因是怕父亲在墓内寒冷,故在下葬前先行在墓内睡觉,此为孝子“暖墓”之习。

老舅和众人看到李秉彝憔悴至极,皆说此俗可免,或是由李复初替父行孝,但李秉彝执意自己要去暖墓,老舅只得派李复初、王化云等人相随。

众人在墓门外点起了蜡烛,然后蹲在墓门口紧紧看着李秉彝。

墓内亮了许多,李秉彝在砖棺内铺上被褥,毫不含糊地躺了下去。他借着烛光环顾整个墓室,只见壁画上,祥云瑞鹤、墨竹翠鸟、孝子侍奉、华堂帷帐,虽是阴间墓穴,却似人间天堂。想到父亲将要在此安享万年,自己也了此心愿,心中一片坦然,不觉间竟睡了过去。

不待天亮,众人叫醒李秉彝一并回家,准备出殡事宜。

李秉彝扛着魂幡在前引路,李仪的灵柩被抬着出了李家大门,门外挤满了为李仪送行的人们,他们从东门大街一直跟随着到了东关村外的李家墓地。

到了墓地,李秉彝再进入墓室查看一番,确认无异后,众人将李仪的木棺放入砖棺之内,其上再覆盖一块棺板。砖棺之外,摆放陪葬之物,有罐、钵、盘、杯以及少量的铜钱和小件玉器。

李秉彝把李仪的神位抱进墓室内,摆在正中。这是一尺多一点的小型墓碑,因李秉彝老母尚在,故碑阳暂时不刻字,碑阴则刻了李家以李仪为祖的本宗谱系:上首为李仪;中间刻儿女辈秉彝、秉温、秉忠、秉直之名,以及李仪两女包括所聘夫家之姓;第三行刻孙儿辈,有复初、复俭、复义、复礼和三位孙女并所聘夫家之姓。

墓碑再以下还刻有文字,这是按照老舅和众位亲友的决议而形成的内容,上面刻着:“云,此寿堂深足二十尺,壁画时风不能入,有露珠,秉彝于四方拜讫,风乃入,得画,实遇天助,后人不可将毁,敬启后世知之。”

下葬的最后一项仪程是封墓门,众人将墓门封堵后,又将整个墓穴用土掩埋,地面上仅以一小堆封土为记,至此李仪入土为安。

(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网站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文物局网站 故宫博物院 首都博物馆 上海博物馆 南京博物馆 山东博物馆 河南博物馆 国立故宫博物院
 
馆情介绍 | 陈列展览 | 文物赏析 | 文史随笔 | 学术研究 | 历史文化 | 涿州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