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涿州博物馆 >
涿州元代壁画墓传奇——第三期

涿州元代壁画墓传奇

(三)

李家在东关村外为李仪建造寿堂的工程正式开工了。

工程的第一步是深挖墓坑,为砌筑墓室做准备。墓坑为正方形,每边长约一丈二,深约一丈五。老舅带领着亲戚们,有十来个人挖土;东关村的乡亲们,赶车帮助往墓坑处运砖、拉灰、拉沙子。

墓坑边上搭建了工棚,李家割肉买菜,工棚内点火做饭。

李秉彝派儿子李复初,协助他舅爷日夜在此应承。自己课余之时也来工地,或吃饭时挨个敬酒,或帮助挖土运砖,全无儒学名士之态。四五天的功夫,墓坑挖完,第二步则是砖砌墓室。

按照老舅的设计,墓为砖砌穹隆顶单墓室。由墓道、墓门、墓室三部分组成。墓室,平面呈八角八边形,宽一丈,进深一丈一,边长均在四尺左右,壁内全部用白灰膏抹光。墓内在壁高约五尺处用雕砖砌成突檐一周,突檐上渐收为穹窿顶。墓室底部至顶部最高处约一丈。拟在墓室北半部砌仿木构的棺材,棺平面呈梯形,西高东低,棺南侧帮打算用砖砌成棺座,座上再垒砌棺体。

在老舅带领工匠砖砌墓室的同时,王化云加紧绘制壁画小样。这个王化云,真是位才子,使出看家本领,几易其稿,将壁画设计得富丽堂皇。

这天,他拿着小样来请李秉彝定夺。李秉彝看后说:“此画情景,富贵至极,但仍有缺憾。”

王化云不解地问:“还有缺憾?”

李秉彝道:“富贵固然为人生所求,但‘孝子之至,莫大乎尊亲’,家父百年之后,若还有人在跟前侍奉,我也就无甚忧虑了。”

王化云听罢,心头一热,感叹道:“仁兄孝敬父母之心,实实令人敬佩,我回去再改。”

正说间,李秉彝妻子进来,告说公爹身体这几天有些不好。李秉彝有些无奈地说:“你派人去请郎中吧。”说罢,送出了王化云,自己来到后院父亲床前。

李仪久病在床,虽难以动弹,但心里清楚,自己来日不多。他回顾自己的一生,几十年的宦海沉浮,洞察官场丑恶,阅尽世态炎凉,凭着一身正气,公明勤政,济众爱民,到头来积劳成疾,官场碰壁,落得以病致仕。这辈子的所为,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却对不起众多儿女,没为他们铺下升官发财之路。这些日子里,家人好像都在忙着什么,可能为自己的后事操劳吧?

看到李秉彝进来,看到儿子面色有些憔悴,且一身土色。李仪知道自己没有猜错,就使劲伸出手来攥住儿子的手。

不用开口,父子俩用手温互相感触着对方。当目光交汇在一起的时候,双方心头均已神会。一段儿沉默之后,李仪断断续续地说:“……别累着……量力而行……从简……”

李秉彝掩住脸上的酸楚说:“您尽管将养身体,我该做的事,您就放心吧!”说罢,连忙退了出来。

四五天之后,李秉彝带着酒菜,来到永乐村社学看望王化云。王化云住的屋里,画稿满地,可见这几天为了壁画改稿呕心沥血。王化云见了李秉彝,立即说:“仁兄来得正好,画稿已按仁兄的意思全部画完。”待李秉彝坐定,王化云开始介绍壁画小样。

王化云介绍说,整个墓室除砖棺遮挡部分外,墓壁、墓顶皆绘有壁画。墓室内中间以砖雕突檐为分界,上绘祥云瑞鹤图,下为壁画。北壁和东北、西北壁可视为墓室之正壁,绘三幅一组的水墨竹雀屏风画。正中主屏为一幅通壁的大画竹雀图,两只雀鸟静栖于竹枝间;两边各一幅侧屏竹枝图,左右绘卷起的帐幔。东、西壁对称,绘备宴奉侍图。东壁上方绘挂起的帷幔,中部绘一方桌,桌面摆放盛食器皿,环桌一周站立六人,均作捧物侍奉状,桌后绘一立屏,屏心预留墓主人生平题记;西壁构图大体同于东壁,中间置一方桌,桌前站立三人作侍奉状,桌后也绘一立屏,屏心预留恭录官府悼念题记。正南墓门两侧的东南壁和西南壁绘孝义图,有戏彩娱亲、鹿乳奉亲、亲尝汤药、卖身葬父、卧冰求鲤……

“太好了!”不待王化云说完,李秉彝高兴得连连拜谢,说了句“贤弟暂且自饮”,就急忙告辞,直奔工地而去。

(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网站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文物局网站 故宫博物院 首都博物馆 上海博物馆 南京博物馆 山东博物馆 河南博物馆 国立故宫博物院
 
馆情介绍 | 陈列展览 | 文物赏析 | 文史随笔 | 学术研究 | 历史文化 | 涿州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