涿州故事
 
 
;
当前位置: 涿州博物馆 >涿州故事
涿州元代壁画墓传奇——第一期

(一)

元朝至顺二年(1331)春日,夜幕下的涿州范阳县城内东门大街,李家宅院临街门前,红灯高挂,人声喧哗。

此处乃李仪宅第。李仪曾任丰润县尹,居官清正廉明,勤政爱民,官至承德郎大都路府判。作为汉人,能做到六品之官,相当不易,但因积劳成疾,提前还乡,在涿州城内闲居多年。

今天是李仪七十寿诞,来此贺寿的宾客中,旧属同僚极少,大多是长子李秉彝的宾朋,以及李家的亲戚。

李秉彝身为官员子弟,虽然按元朝官制可以荫叙入仕,但他乃性情中人,只愿读书,不愿做官,一直在城内学宫任县学教师。李秉彝在家孝敬父母,任教则手不释卷,年逾四旬,已成儒学名士,又因乐善好施,故在县学以及社学的教师中广受尊重。


元代 白釉酱彩瓷盘 2020年涿州元代壁画墓出土

这晚,教师们给予李秉彝很大的面子。县学的教谕林翰生尊称李仪为前辈,颇具廉干清风;教师们则夸李秉彝,既有名儒风范,又有孝廉之品。尤其是被称为“丹青圣手”的社学教师王化云,送来了一幅亲笔画的寿星中堂画。李秉彝夫妇连连拜谢,盛情相待。王化云和教谕及教师们一扫平日斯文,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好不热闹。

寿宴过后,李秉彝夫妇将宾客们一拨拨地送出。他始终谈笑风生,与宾客们一一拱手作别,但心中的忧虑只有己知。

父亲久病不愈,刚才在寿宴上过于高兴,吃了几口寿面,突然噎住,众人连连捶背,好不容易缓过气来,但又有些支持不住,李秉彝赶紧让家人将其搀回后院歇息。

待宾客们全部散去之后,李秉彝夫妇回身直奔前院正房。这里有家人遵嘱在此等候议事。李秉彝进门后,见弟弟秉忠、秉直和两个妹妹俱在;二弟秉温早逝,二弟妹也在;儿子李复初和侄子复俭、复义、复礼也恭候着。他命人到后院,去请母亲和老舅。

母亲的娘家在涿州城南十余里处的当陌村,是村中有名的方姓大户。母亲的小弟经常来城里看望姐姐和姐丈,被李秉彝尊呼为老舅。这位老舅为当陌一带瓦木工匠头领,虽为长辈,只比李秉彝大十来岁,性情豪爽,与外甥甚是亲密。


元代“长命富贵”铜镜 2020年涿州元代壁画墓出土

李秉彝见母亲和老舅进屋,忙请上座。自己在下边坐在前首,弟弟和妹妹们也分别坐下。众人静待李秉彝发话。

李秉彝先对弟弟和妹妹们言道:“父亲久病不愈,今日寿宴之上强打精神,但仍体力不支,险出差错,不知明年还能做寿否?”众人一时无言。李秉彝又道:“今日恰逢老舅在此,又是喜庆之日,我想商议一下家父的百年后事,不知老舅怪罪否?”

秉彝,老舅什么时候怪罪过你?你是久守床前的孝子,亲戚朋友和街面上的人谁都知道。你有话就说吧。”老舅向来说话痛快。

李秉彝道:“为防不测,应为家父择选万年吉地建造寿堂。寿堂乃祖宗及父母寿藏之所,应早些建造为宜。”

“对,早晚的事,早晚的事。秉彝,你打算怎么办?”

李秉彝道:“家父一生清廉,致仕后月领半俸,他老人家百年之后,总该尽享一下荣华富贵。我想尽家中所有,建一富丽寿堂,以聊补家父一生缺憾。我在县学谋职,家财浅薄,怕建造的寿堂比不上其他官宦人家的富丽,只要老舅不怪才好。

“这个我不怪,你心尽到了就行了。你爹这个人,当官时两袖清风,还乡后浑身是病,一辈子没怎么享过福。咱要对得起他,让他该享受的都享受到。建造寿堂这事儿,我也要帮忙。”

李秉彝连忙说:“多谢老舅,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李秉彝又对母亲说:“母亲,此议可否?”

李秉彝的母亲说道:“你是李家的长子,一切由你做主就是。”弟弟和妹妹们也齐声说:“我们都听大哥的。”

李秉彝道:“那我们就慢慢议来。”

当晚,李秉彝和老舅与众人,围绕李仪身后之事,谈了很久。午夜之时,大家方去歇息。

(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网站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文物局网站 故宫博物院 首都博物馆 上海博物馆 南京博物馆 山东博物馆 河南博物馆 国立故宫博物院
 
馆情介绍 | 陈列展览 | 文物赏析 | 文史随笔 | 学术研究 | 历史文化 | 涿州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