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涿州博物馆 >
马可波罗记涿州

涿州,这座有着悠久历史的小城,在历史上却未必“小”。七百多年前,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曾说:涿州是个美丽的大城。

马可波罗(Marco Polo,1254-1324)出生于威尼斯商人家庭。他十七岁那年,随从父亲和叔叔自家乡起程,在地中海东岸阿迦城登陆后,沿着古丝绸之路东行,经两河流域、伊朗全境,越帕米尔高原,经历艰辛的旅程,于1275年5月到达中国的上都(今内蒙古多伦县境内),后又到大都(今北京)。据说,他得到了元朝皇帝忽必烈的信任,并在朝中任职,从此留居中国十七年。马可波罗曾经游历到云南、江南各地,足迹几乎遍及中国。1291年,他从福建由海路去波斯,1295年回到故乡威尼斯。不久,他的《马可波罗行纪》一书问世。该书以纪实写法,叙述了他在中国各地包括西域、南海等地的见闻,记载了元初的政事、战争、宫廷秘闻、节日、游猎等等,尤其详细记述了元代大都的经济文化和民情风俗,还有涿州、西安、开封、南京、扬州、苏州、杭州、福州等城市和商埠的繁荣景况,他说涿州是个“大而美丽之城”。

在《马可波罗行纪》中,无论是西安、开封,还是苏杭等州,都写作××城,惟有涿州这一章,题目是“涿州大城”。为什么单单给涿州城加个“大”字,这其中必有波罗自己的理由。

马可波罗在中国的旅行是以涿州为出发点和参照地的。比如说太原,是从“涿州首途,行此十日毕,抵一国,名太原府……”;在游历了西南各地后,“自成都府起行,骑行七十日,经行业已经过之诸州郡城村。七十日后,抵于前已著录之涿州。”在该书第一二九章注释中写着:“马可波罗(引导读者)还至本书第一○五章著录之涿州,复南行,述沿江海之地,及襄阳、扬州、杭州等诸大城。”于是就有了“再从涿州起行,……”、“距涿州四日程,有……”这样的记述。由此可见,涿州是元大都通往其南方各地的交通枢纽。

《马可波罗行纪》中是怎样写涿州的?文字不长,照录于后:

第一○五章 涿州大城

从此石桥首途,西行二十哩,沿途皆见有美丽旅舍、美丽葡萄园、美丽园囿、美丽田亩及美丽水泉。行毕然后抵一大而美丽之城,名曰涿州①。内有偶像教徒之庙宇甚众,居民以工商为业,织造金锦丝绢及最美之罗,亦有不少旅舍以供行人顿止②。

从此城首途,行一哩,即见两道分歧:一道向西,一道向东南。西道是通契丹之道,东南是通蛮子地域之道③。

遵第一道从契丹地域西行十日,沿途皆见有环以城垣之城村,及不少工商繁盛之聚落,与夫美丽田亩,暨美丽葡萄园,居民安乐。……

从此地输酒入契丹境内,缘契丹境内不酿酒也。此处亦饶有桑树,其桑叶足使居民养蚕甚多。居民颇有礼貌,盖沿途城市密接,行人来往甚众,商货灌输甚多故也。

……

①涿州……州城周围九里,辟四门,初为土城。1450年前后始用砖砌,是为三国时刘备、张飞之故里。

②波罗书云:“内有偶像教徒之庙宇甚众。”今日此小城中,计有居民二万,尚有各种庙宇五十八所。波罗又云:“织造金锦丝绢及最美之罗。”考《金史》卷二四,涿州输罗。又考《元史》卷八五,涿州有罗局,掌织造纱罗缎匹。波罗书又云:“在不少旅舍以供行人顿止。”案:涿州为历代冲要之区,今其城门尚有联曰:“日边冲要无双地,天下繁难第一州。”

③契丹、蛮子之称,盖指金、宋旧境。据金代地图,两国境界,西起秦岭之颠,达洵水之源;东南沿申水,经丹水之南,横断汉江,在南阳、襄阳中间东行,自淮水源而达于海。

本书所志之分道,在今日地图上尚可见之:一次为南行之大道,次为西行之道。西道即1213年成吉思汗大军西征之道。

……

本文引据的是最为权威的冯承钧译本。冯承钧(1887-1946)是近代著名的史学家和杰出的翻译家,他学识渊博,治学严谨,精通法、英、德、意、比、拉丁、梵、蒙、藏诸种文字,毕生从事著述和翻译,在蒙元史、中国南洋交通史、中外文化交流史等学科领域做出了不少开拓性、奠基性的贡献。一生著译百余种,民国时被称为“近四十年最大的史地译家。”

冯承钧译《马可波罗行纪》1936年由商务印书馆出版,主要依据法国沙海昂(1872--1930)法文译注本翻译的。书中关于涿州城的三条注文应是沙氏原文。冯承钧1935年8月1日在“第二卷译后语”中写道:“波罗路线不明,始自涿州至西安,又自涿州至淮安,中间究竟经行何地,别无他书可以参考……”

其实,这已表明,马可波罗从元大都南下到中国各地的游历,是以涿州为轴(起点)的。涿州作为元大都(北京)门前的交通枢纽,明清时期仍如其旧。《钦定四库全书·畿辅通志》卷四三载:“(燕京)南下良乡涿州,分两大歧,其东南由河间以达齐鲁、吴越、闽广,其西南由保定历正顺广大四府,迳中州以缘川陕,又南历湖南北以尽滇黔益……”这种状况一直延续到二十世纪,在涿州乾隆行宫南约300米处,1966年5月以前有过一通石碑,上面刻着“分路”两个大字,还有四行较小的字:“西路:定兴至保定、河南、陕西、四川、湖广等处。南路:新城至河间、南京、山东、福建、广东等处。”七百年前马可波罗所说的涿州城南“两道分歧”之处大概就是这个地方。但是路碑上标示的方向与马可波罗当年的旅行路线略有不同。马可波罗从涿州城南沿西行之道进入了山西,归入“上都——大同——太原——西安”之邮道。也就是说,从涿州城南西南行,在元代是可以通往山西太原的。

本文围绕《马可波罗行纪》有关内容而漫说涿州,之所以没有用“马可波罗笔下的涿州”作题目,因为《马可波罗行纪》是由波罗口述、鲁思悌谦笔录成书的,又称《东方闻见录》。

卓宕岩

 
友情链接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网站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文物局网站 故宫博物院 首都博物馆 上海博物馆 南京博物馆 山东博物馆 河南博物馆 国立故宫博物院
 
馆情介绍 | 陈列展览 | 文物赏析 | 文史随笔 | 学术研究 | 历史文化 | 涿州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