涿州故事
 
 
;
当前位置: 涿州博物馆 >涿州故事
窦燕山和他的十世孙

窦禹钧,就是《三字经》里提到的窦燕山,是一千多年前后周时的范阳燕山之涿州人,官至左谏议大夫,就是专掌议论的四品官儿,后来辞官回家。他正义的气概、风范和治家的方法,成为一时的表率。窦氏教子有方,他的五个儿子、八个孙子都在朝中做了大官。

清代《日下旧闻考》对窦禹钧及其子有记载,其五子《宋史》有传;《涿县志》等史料载:“后周窦禹钧墓在县西南团柳村……”。

1999年11月6日,东城坊镇大团柳村田增茂用推土机平整责任田时,发现了一座砖室古墓,这座墓坐北朝南,东西5.5米、南北4.7米;墓顶坍塌,未见出土文物,只发现了一块墓碑。然而,就是这块墓碑的发现,进一步证实了窦燕山窦禹钧的祖籍是“范阳燕山之涿州”。墓碑刊刻于明代正统二年(公元1437),碑额书“赠都知监太监窦公墓表”。墓碑高141厘米 、宽58厘米 、厚 12.7厘米,大理石质地。碑上记载:墓主人窦吉祥,是宋代大学士窦仪的九世孙,自幼进宫为内侍太监。为朝廷奉命出征,征战扰边残虏,战死疆场,圣上悯其忠勇,追赠都知监太监,赐钞十千贯建营坟,葬于礼让乡之原康可之阳祖茔之次。窦吉祥墓的发现进一步证实了这一带确实为窦氏家族墓地。

窦吉祥是宋代大学士窦仪的第九世孙,窦仪是窦禹钧的长子,窦吉祥当是窦禹钧的第十世孙。

《三字经》对教育的地位看得特别重要。在介绍了孟母三迁教子以后,又介绍了窦燕山教育孩子的事迹。《三字经》里提到窦燕山,原文说:“窦燕山,有义方。教五子,名俱扬。”这是对窦燕山教育子女经验的粗略概括。

窦燕山出身于富裕的家庭,是有名的富户。据说:原来他为人不好,做事缺德,到了30岁,还没有子女。一天晚上做梦,他死去的父亲对他说:“你心术不好,心德不端,恶名张注天曹。如不痛改前非,重新做人,不仅一辈子没有儿子,还会短命。你要赶快改过从善,大积阴德,只有这样,才能挽回天意,改过呈祥。”

从此,窦燕山暗下决心,痛改前非。一天,他在客店中捡到一袋银子。为找到失主,他在客店里整整等了一天。失主回到客店寻找,他原封不动地将一袋银子归还给失主。有一次,家里一个穷困的仆人偷拿了二百吊钱,怕被发现,写了一纸说卖二百吊钱还债,挂在其小女臂上逃走了。窦见此,收养此小女,到此女结婚年龄,窦以二百吊钱嫁出。仆归,感激不已,画了一幅窦的画像,日夜祷告他长寿。

窦燕山一生中大行善事,孤遗有女不能嫁的,他出钱替人嫁女;有丧无钱不能葬者,他出资埋葬;窦燕山还在家里办起了私塾,请名师教课。有的人家,因为没有钱送孩子到私塾读书,他就主动把孩子接来,免收学费。

十年后,窦燕山又梦到了父亲,告诉窦公说:“我曾经告诉过你,三十年前,你确实没有生儿子的福分,而且寿命短促。到现在,数年以来,你行善积德已在天神官署里面挂上了名,特别给你延长了三十六年的寿命,赐给你五个儿子,且都能荣华显贵。”窦公更加修身洁行,攒积阴德, 后来他的妻子连续生下了五个儿子。他把全部精力用在培养教育儿子身上,在他悉心培养教育下,五个儿子都成为有用之才,先后登科及第:长子中进士,授翰林学士,曾任礼部尚书;次子中进士,授翰林学士,曾任礼部侍郎;三子曾任补阙;四子中进士,授翰林学士,曾任谏议大夫;五子曾任起居郎。当时人们称窦氏五龙。

窦公享年八十二岁,他是在沐浴后告别亲戚,在谈笑中逝去的。 后来,人们教育子女,说:“要像燕山窦十郎那样。”民国版《涿县志》和杨少山先生主编的《涿州碑铭墓志》一书均收录了宋代范仲淹撰写的《窦谏议阴德碑》碑文,碑文上说:“窦禹钧,范阳人,为左谏议大夫,致仕。诸子进士登第,义风家法,为一时标表。”

当时的冯道曾赋诗一首说:“燕山窦十郎,教子有义方。灵椿一株老,丹桂五枝芳。”这里所说的“丹桂五枝芳”,就是对窦燕山“五子登科”的颂扬。涿州城内原有“五桂街”,据说这里曾有窦禹钧后代居住。

今天,涿州城内五桂街因修华阳路被拆毁,大团柳窦氏墓地也不曾大面积勘探发掘,只有“赠都知监太监窦公墓表”作为馆藏文物在涿州博物馆收藏。五子登科的事迹,即使对现代家庭教育也仍然有着重要的影响。

杨卫东

 
友情链接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网站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文物局网站 故宫博物院 首都博物馆 上海博物馆 南京博物馆 山东博物馆 河南博物馆 国立故宫博物院
 
馆情介绍 | 陈列展览 | 文物赏析 | 文史随笔 | 学术研究 | 历史文化 | 涿州故事 |